【美股最權威投資國外期貨/程式交易/最佳外匯交易平台指南】【GoForTrading/GO交易】's Archiver

gogogo 發表於 2018-12-3 12:35

2019 ETF投資.“交易是投资者的敌人”

[size=5][b]“交易是投资者的敌人”(Trading is the investor’s enemy)[/b][/size]

[size=4][color=Red][b][url=http://bit.ly/2c3Fhvv]【2018 美股投資】重磅!第一證券(Firstrade)推出0佣金優惠+ 225美元現金獎勵(Firstrade(第一證券)八大優勢!)[/url][/b][/color][/size]
[size=3]利好排队而出,美国市场ETF周流入180亿美元!指基之父博格尔人老心不老,在指数基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际警示指数基金社会责任之困。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市场整体是振奋的,美联储频频有鸽派表示,此前悲观气氛浓厚的G20会议好像看上去也不错(事后传来的中美两国元首会晤结果也确实不错),在这样的氛围下,从美国到新兴市场,全球股市整体都有不错的反弹,而美国市场ETF更是无比亢奋,净流入近180亿美元!

[attach]1161[/attach]

从资产类型来看,主要类型呈现普遍资金净流入的态势,乐观的市场下,股票类ETF自然更加突出,美国股票类ETF净流入超百亿美元,国际股票类ETF也有42亿美元入账,而美国固收类ETF则斩获27亿美元。

[attach]1160[/attach]

具体品种来看,带头大哥SPY表现出色,净流入24亿美元,更值得注意的新兴市场ETF:IEMG也有13.5亿美元流入。我们知道,从美国市场角度,新兴市场的资金进出情况往往是投资者市场信心的晴雨表,此前是美国市场波动,美联储加息预期,美元强势等诸多作用让投资者担心资金会从新兴市场抽离。而伴随美联储体现鸽派情绪,投资者显然心情放松了一些,重新开始考虑进行新兴市场的配置。

不过有趣的是,在投资者情绪乐观一些的同时,低风险属性的产品也依然活跃,比如美国短期债基金两强SHY净流入9.56亿美元,SHV拿下6.8亿美元。而这两个月也是很热的低波动率美国股票基金USMV,本周也吸收了7.67亿美元。由此可见乐观之余,投资者也是清醒的,毕竟市场趋势和经济周期不可能因为几个姿态而轻易变化,所以必要的风控也是要继续做好。[attach]1160[/attach]
[attach]1159[/attach]
[/size]

而从资金净流出来看,高收益率的债券ETF普遍流出资金,包括可投资级公司债基金LQD,收益率比国债高,但是风险相对HYG这样的基金要小。而LQD和HYG本周分别流出5.93亿和3.31亿美元资金,金额倒是不大,但是一般投资者风险偏好提升的时候,与高收益率债基相比,更愿意选择股票类基金。

从资金变化上,上周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只此前的微型基金JHEM,其规模从400万美元暴增到2.84亿美元,规模增长高达5998.79%!这只ETF全称为:John Hancock Multifactor Emerging Markets ETF,顾名思义,是一只多维度策略的新兴市场基金,属于典型的Smart Beta类ETF。这只ETF于今年9月27日发行,但是作为新基,在过去一个月还确实表现很不错。
[attach]1158[/attach]
[attach]1159[/attach]

但是此前作为微型基金,其价格变化其实也会波动很大,不过过去1个月整体来看还是优于IEMG的,而且从其官方数据看,也没有出现明显的大幅度溢价,说明其策略上在过去一段时间还是有一定的效果。这只ETF目前风格还是偏大盘股,费率0.55%。另外,这只基金尽管主打新兴市场,但是并不只是投资新兴市场的股市,而是聚焦主要业务在新兴市场的公司,所以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也在其前十大仓位中。虽然上周这只ETF得到了大资金青睐,但是作为新基,建议对新兴市场投资的朋友还是先抱观望的态度。

最近,指数基金之爹约翰 博格尔接受了ThinkAdvisor的采访,我们知道博格尔是全球指数基金之王先锋基金的创始人,是他真正将指数基金的理念付诸实施并将其带上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博格尔已经89岁高龄,而且在65岁就做了心脏移植手术(他32岁就遭遇了第一次心脏病发病),11月份还刚刚做了一个微创手术给这个心脏做了下“调节”。但是,他恢复很快,依然精神矍铄,我们看看这次采访要点。

博格尔一直以嘲讽主动管理投资为乐,曾经说过“主动型投资就是一个失败者的游戏”(active management is a loser’s game.)。记者想问问他最新看法,老人家依然不改原则,认为券商啥的鼓动大家买股票就是为了赚佣金,但是投资者迟早会发现自己的真正利益所在,对于投资者最好的选择就是做好功课,持有合适的标的,不要交易,不要支付额外的成本。

博格尔在本次采访中再次表示“交易是投资者的敌人”(Trading is the investor’s enemy)。所以,博格尔对ETF其实最初是反感的,不过这几年态度要温和了很多,在本次采访提及这个话题他也再次表示,本来指数基金是为了投资者持有,显然让它可以交易就会让投资者又会因为市场波动慌张和交易。尤其是杠杆ETF,在博格尔看来跟投资毫无关系,而对于在401(k)计划中纳入ETF,博格尔是明确表示不认同的,原因还是这本是一个长期投资养老的计划,加入交易属性过强的产品实在没必要。

针对富达最近的0费率基金,博格尔的态度是这对富达的整体商业利益没有什么提升,因为这意味着富达需要从其它基金和股东利益中抽取利益来补贴这方面的损失。而提到自己的投资组合,博格尔提到作为一个老人,他目前是经典的50:50组合,即债券和股票各一半,债券都是以先锋债券基金的形式持有。同时,他也琢磨为啥我还持有这么多股票呢,所以今后他可能进一步减少股票,配置更多债券。

采访中,记者也提到了博格尔过去的持有并获利的经典案例,即1994年他以42美元每股买了100股的T.Rowe Price股票,而到了2018, 这笔投资价值38.4万美元。不过博格尔提到了这笔投资的尴尬之处,因为T. Rowe Price算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后来先锋基金也规定高管不能持有竞争对手股票避免相关利益关系,所以这笔小小的投资也是让博格尔自己感觉很微妙。

而在近期动荡的市场中,记者也问博格尔给投资者有什么建议?还补了句“我敢肯定你会说持有到底(Stay the Course)”,博格尔回到说,“是的,持有到底”。在他看来,市场总会有波动,但是在市场上涨的时候,人们的情绪会引导自己买入更多,但是在市场下跌的时候,恐惧的人们又会买入过少而卖出过多。所以,这种高点买入,低点卖出的行为很普遍,这显然无助于你的退休计划。

事实上,博格尔今年的新书书名就是《Stay the course》,老人家真是人老也闲不住啊。

[size=4][color=Red][b][url=http://bit.ly/2c3Fhvv]【2018 美股投資】重磅!第一證券(Firstrade)推出0佣金優惠+ 225美元現金獎勵(Firstrade(第一證券)八大優勢!)[/url][/b][/color][/size]

而在周六的《华尔街日报》中,博格尔也专门发表了一篇文章,回顾了指数基金的发展,并表达了自己对指数基金未来的寄望。

在文中,博格尔回顾到,1975年12月31日他创立的先锋基金发行了美国第一只指数基金:先锋标普500指数基金,1976年8月,这只基金开始正式募资,当时他们的目标是2.5亿美元。但结果是,最终,他们只募集到了目标金额的5%,即1130万美元,看来如今不可一世的指数基金在当年的开局也很惨啊。此后,直到1984年,富国银行才发行了美国的第二只指数基金,期间先锋标普500指数基金平均每年流入的资金也不过1600万美元,我可以想象先锋基金开局的艰难。

但是到了2018年,博格尔欣慰的写到“这42年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啊”,如今不考虑ETF,在美国仅股票类指数基金规模已达4.6万亿美元,整个指数基金规模高达6万亿美元。

[attach]1157[/attach]

而指数基金对美国市场的影响也在扩大,2002年,美国指数共同基金对美国上市公司总市值的占比是4.5%,而2009年这个数字就扩大到9%,如今已经达到17%。

[attach]1156[/attach]

而从市场格局来看,先锋、贝莱德、道富全球资管呈现三强鼎立,三家公司占去了美国指数基金资产81%的市场份额。其中先锋占比高达51%,其指数基金占去了美国上市公司总市值的8.6%,如果算上其发行的主动管理基金,占比更是高达10.4%。

但是,博格尔也对未来指数基金的社会责任表达了担忧之情,由于指数基金的盛行,加之后续ETF的发力,先锋、贝莱德、道富全球资管凭借其被动投资产品的庞大体量,已经成为美国标普500指数中大部分成分股的前十大股东,也就是说他们在提供被动投资产品的同时,也“被动”的牵涉到这些公司的公司治理过程中。但是这些钱是千万投资者的,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只是一个代理人的角色,难道一种可以左右美国主要公司的公司治理的能力就由这些公司的几个基金经理决定?对此,博格尔也提出了他的看法。

在博格尔看来,指数基金领域需要新的进入者参与竞争,而对业界的巨型基金,应该强迫它们拆分成若干独立的资本主体独立管理;基金公司应该对公众完全披露他们的公司治理策略,以及在一些上市公司投票过程中的决策依据;基金公司应该建立独立的委员会,全权负责基金公司涉及的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事宜,应该限制基金经理在上市公司治理中的投票权,从这个角度,博格尔是认为应该做个分权,即基金管理和作为股东角色的对其它公司治理的参与需要分开。

无疑,博格尔是一个传奇,他的思考深度也常常更超前一些,就如当年创造性的将指数基金这样的产品带入产业界。而如今,当指数基金和ETF这样的被动投资产品以及其背后的巨头公司已经到了可以影响美国上市公司治理的时候,他又超出资管行业本身,去思考资管行业的社会责任和道德风险,89岁的老头子,niubility啊!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